从3000万到零 中国被WHO认证为无疟疾国家

时间:2021-07-06 10:53来源:医师报 作者:裘佳

 疟疾是一种致命的疾病,但同时也是一种完全可防可治的疾病。2019年,疟疾导致40.9万人死亡。数十年来,世界卫生组织和全球社会一直致力于支持各国政府消除疟疾的努力,中国就是其中之一。

疟疾在中国曾经很普遍,1940年代每年报告3000万例疟疾。经过70年的努力,2021年6月30日,中国获得了世卫组织给予的无疟疾认证,成为世卫组织西太平洋区域30多年来第一个获得无疟疾认证的国家。该区域已取得这一地位的其他国家包括澳大利亚(1981年)、新加坡(1982年)和文莱达鲁萨兰国(1987年)。截至目前,在全球范围内,共有40个国家和领地获得了世卫组织的无疟疾认证。(来源:世界卫生组织、中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

 

中国消除疟疾之旅

1950年代开始,我国卫生主管部门致力于通过为有疟疾风险的人提供预防性抗疟疾药物以及为患者提供治疗来定位和阻止疟疾的传播,同时减少蚊子滋生。1967年,我国启动了“523项目”——一项旨在寻找疟疾新疗法的全国性研究计划,最终在1970年代发现了青蒿素。基于青蒿素的联合疗法(ACT)的核心化合物是当今最有效的抗疟药物。

世卫组织全球疟疾规划主任Pedro Alonso博士指出:“几十年来,中国能跳出固有思维模式,这对中国应对疟疾起到了很好的作用,也在全球产生了显著的连锁反应。”1980年代,早在世卫组织建议使用蚊帐控制疟疾前,中国就成为了世界上最早广泛尝试使用药浸蚊帐来预防疟疾的国家之一。到1988年,在全国范围内分发了240多万顶蚊帐,大大降低了部署地区的疟疾发病率。

1990年底,我国的疟疾病例数骤降至11.7万例,死亡人数减少了95%。在抗击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全球基金的支持下,从2003年开始,加强了培训、人员配备、实验室设备、药品和蚊虫控制,使病例进一步减少。2010年,我国启动了国家疟疾消除规划,该规划以强有力的政治承诺为后盾,以跨13个部委以及中央和地方间有效的联防联控作为支持,取得了惊人的成果。2011年建立国家寄生虫病防治信息管理系统2012年总结提出消除疟疾的线索追踪,清点拔源策略和“1-3-7”工作规范。201624个流行省全部建立省级疟疾诊断参比实验室。

2017年全国首次实现无本土原发感染疟疾病例。2020年,在连续4年报告零本地病例后,我国申请了世界卫生组织消除疟疾正式认证。独立的消除疟疾认证小组成员于20215月前往中国,核实我国的无疟疾状态及其防止疟疾再次发生的规划,于630日授予无疟疾认证。

 

无标题.png

1950-2019年全国疟疾发病情况

 

 

成功的关键

国家疟疾预防和控制计划要取得成功,需要有高级别的政治承诺,并将其转化为充足的国内经费支持和往往坚持数十年的干预措施,甚至在国家实现无疟疾状态之后也是如此。大多数实现疟疾零病例的国家都具有良好的初级卫生保健体系。有效的数据系统、强大的社区参与和卫生条件的改善也是成功的关键。

以云南省为例。云南的地理环境和气候为蚊子提供了很好的滋生条件,当我国在2010年宣布消除疟疾的国家政策时,云南省的疟疾高风险县数量居全国首位。

过去十年中,云南省寄生虫病防治所与当地的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合作,努力消除全省各地的疟疾本土病例。我国的“1-3-7”策略是疟疾消除工作取得成功的核心:任何经快速诊断方法或显微镜检查确诊并治疗的疟疾病例需在1日内向疾控中心报告;县级疾控中心须在3日内进行病例调查和确定是否存在传播风险;县级疾控中心须在7日内对病例曾到过的地区进行疟疾风险管理,包括对社区成员进行检测和治疗,确定疟疾类型,提高社区公众认识,开展蚊子种类调查,通过室内喷洒杀虫剂等手段进行灭蚊等。由于严格贯彻了“1-3-7”策略,云南省多年来未出现一起本地疟疾病例。

 

遏制疟疾:保持警惕 加强国际合作

展望未来,已获得无疟疾状态认证的国家仍应保持警惕,以防疟疾卷土重来。输入性疟疾病例的风险仍然是一个主要关切,特别是在云南省南部,该省与三个疟疾流行国家接壤: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缅甸和越南。我国还面临着从撒哈拉以南非洲和其他疟疾流行地区回国的中国公民中输入性病例的挑战。

为了防止这种疾病的再次发生,中国加强了对高危地区的疟疾监测,并积极参与区域疟疾控制举措。如同当前的大流行疫情一样,没有密切的跨境合作,任何国家也无法控制疟疾。一旦出现疟疾输入病例时,卫生主管部门必须迅速行动,阻止发生任何本地感染。在云南省的边境城镇和村庄已经设立了68个疟疾咨询服务站,以协助快速发现疟疾输入病例。

在整个COVID-19大流行期间,中国一直在通过一个在线平台为保健提供者提供培训,并举行了虚拟会议,交流疟疾病例调查等方面的信息。



责任编辑:裘佳
收藏
点赞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