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尊严地死为何这么难!你的生死谁做主?

时间:2022-07-06 10:54来源:医师报 作者:刘则伯

623日下午,深圳市七届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表决通过了《深圳经济特区医疗条例》修订稿,“生前预嘱”第一次被写进了条例中。这意味着202311日条例正式实施后,深圳居民的“生前预嘱”将受法律保护。

生前预嘱立法,是迈出尊严死的重要一步。人民日报曾表示,让已无药可救的病人“有尊严地死去”,这是“死亡文明”的一个体现。签署生前预嘱,以掌握自己的生命归途。

虽然,生前预嘱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长期以来在推广过程中却频繁受阻。

我国的生前预嘱起源于2006年,罗点点创立“选择与尊严网站”,2013年,在网站的基础上,北京生前预嘱推广协会成立。

北京大学医学人文学院王岳教授曾在2012年做过的一项关于生前预嘱调查,调查结果显示,国内有96%的患者支持生前预嘱,希望可以决定自己的生死,但是,截止2018年,“选择与尊严网站”注册的人数仅在 5 万人左右,实际填写的生前预嘱文本总数仅 2 万份。不少医生都表示,在临床中并未遇到过立下生前预嘱的患者。

就拿医生群体来说,对生前预嘱及尊严死就有着不可思议的“双标”。

一年多之前,医师报就“尊严死”做过一个调查,94%的受访医生选择尊严死,当医生遇到患者要求尊严死时,只有41%愿意尊重患者的意见。这41%也只是愿意尊重而已,多位肿瘤内科医生告诉记者,晚期肿瘤患者的治疗一般都会遵循家属的意见,“因为只有活着的人才会去告你,死人不会。”

2019年,江苏省老年病医院引入生前预嘱这一制度,但现在却面临着搁置的现状。江苏省老年病医院血液肿瘤科主任樊卫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之所以会推动生前预嘱项目,是因为有很多老人符合条件,但是推广之后却频繁受阻,一来,生前预嘱不具备法律效益,诊疗具体实施的时候,还是要和家属沟通,二来传统观念中老人避死不谈,很少有人愿意签订生前预嘱。

从患者及家属的立场上,生前预嘱推广也面临着不少问题。

北京一位肿瘤内科医生对生前预嘱有着同样的担忧。生前预嘱是建立在患者对自己病情知情同意的基础上, 但科内有大部分高龄肿瘤晚期患者,家属不许医生告诉患者病情,为了避免医疗纠纷,医生不会告知患者本人病情,患者连自己是什么病都不知道,选择进行什么样的治疗更无从谈起了。

这位医生还表示,即使生前预嘱立法,依旧有很多事情难以保障。例如,患者生前预嘱中要求全力抢救,但面对昏迷的患者,家属却要求简单治疗或者“回家治”。对此,医院并没有权利,也不能用强制措施把患者留下来全力抢救,即便留下来抢救了,家属不肯支付费用,或者家属无力支付费用,又要如何处理?“生前预嘱”立法的出发点是好的,但在具体实践过程中仍有问题需要解决。”

发达国家生前预嘱普遍背后问题仍存。

王岳教授曾表示,在发达国家“生前预嘱”很普遍,已经成为病人自主决定权的体现,即在病人终末期时自己有权利选择最终的治疗与抢救方案。

目前,世界上已有30个国家和地区立法确立了生前预嘱制度。据相关资料显示,1976  8 月,美国加州首先通过了《自然死亡法案》,是全世界第一个建立生前预嘱相关法律并将其合法化的国家。

十年过后的1986年,随机抽取了16678名死者,分析显示9.8%的人有生前预嘱,2020年华盛顿特区的一项随机调查显示,近半数的人立有生前预嘱,进一步分析显示,白人、高收入群体、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立有生前预嘱的比例远高于其他人群。

2020年华盛顿特区的一项随机调查显示,近半数的人立有生前预嘱,在这半数人中,高学历、白人、高收入群体占大多数。相关研究显示教育和生活水平高的人更倾向于生前预嘱。

尽管生前预嘱在美国存在了尽五十年,实践过程中也存在问题,需要解决。例如,在新冠期间,部分养老院的老人被迫“自愿”签署了放弃使用呼吸机的生前预嘱,更有甚者,不顾老人意愿,60岁以上强行拔除呼吸机。

深圳迈出生前预嘱推广的重要一步

深圳市生前预嘱推广协会李瑛是倡导将生前预嘱写入《深圳经济特区医疗条例》的主要推动者之一,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生前预嘱虽已在民间推广多年,但一直缺乏法律保障,当家属不愿意执行患者的预嘱时,预嘱文件也就没有任何效力,这也是临床上推广安宁疗护服务时面临的主要困境之一。

生前预嘱在深圳立法,让“尊严死”离我们更近了一步,作为试点先行的城市,法条之外,深圳在实践层面上要面对的挑战还很多。

“这是一件好事,如果能加以细化,可以很大程度的减少医患纠纷”深圳一位肿瘤科医生告诉记者,很高兴看到深圳生前预嘱正式立法,希望在实践的过程中,可以进一步完善相关法律。

王岳教授建议在生前预嘱推广的过程中,可以借鉴国外相关经验,如明确医院应告知患者和家属在拒绝或终止治疗方面的权利和责任,并尊重患者和家属继续抢救或者不进行抢救的愿望。同时,应完善现有医学文书,制定完善的生前预嘱文书,明确需要抢救的情况,并且还要制定合理的退出制度,使患者可以按照自己意愿更改生前预嘱。




责任编辑:冯倩倩
收藏
点赞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