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师网-《医师报》官网

雄安论坛|极端条件下20楼的病人怎么送上救护车?张英泽院士六问美国医疗同行,专家连称:“Great Question”!

时间:2018-11-19 12:55来源:医师报 作者:陈惠
11月15日,在雄安国际健康论坛“极端天气时代的医疗应急响应”分论坛上,中国工程院张英泽院士与2007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家小组成员Wong Poh Poh先生、哈佛医学院附属布莱根妇女国际急诊医学奖学金项目主管Sean Kivleham先生,就极端条件下医疗救援、极端气候下人类寿命等问题进行了对话。张英泽院士五个问题层层深入,外国嘉宾连连称道:“Great Question”。

11月15日,在雄安国际健康论坛“极端天气时代的医疗应急响应”分论坛上,中国工程院张英泽院士与2007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家小组成员Wong Poh Poh先生、哈佛医学院附属布莱根妇女国际急诊医学奖学金项目主管Sean Kivleham先生,就极端条件下医疗救援、极端气候下人类寿命等问题进行了对话。张英泽院士五个问题层层深入,外国嘉宾连连称道:“Great Question”。

该分论坛由《医师报》副总编杨进刚主持。

image.png

一问 高层居民楼如何抬担架?

张英泽院士:第一个问题,现在中国盖了很多高楼房,10层、20层甚至30层,但是电梯安装非常狭小,救护车担架上不去。美国应该也有这个问题,如何把一个15层以上的病人在极端条件下抬到救护车上去?

Sean Kivleham先生:这个问题提得很好。纽约有很多高楼大厦,我们经常问的问题就是电梯太小,病人昏迷的时候得把他绑在一个板子上,然后立起来,有时尽管他们已经死了,我们仍给他们做心肺复苏,从侧面做。这不是开玩笑,这是纽约市的真实情况,今天仍然是这样。

现在政府在改立法要求装电梯,重新装电梯是挺贵得。有的楼没有电梯,我们就扛着他们下楼。在中国,还有世界其他国家正在进行施工,可以防止这种情况发生,要求高过六层的大楼必须安装宽电梯。这是一个现实问题,影响着人的生命。

张英泽院士:现在楼房已经建好了,有的还没有建,你认为应该是改造电梯还是改造楼房?

Sean Kivleham先生:改造电梯吧!在一个完美世界里面确实应该改造,但是我们生活的世界不完美,没有时间和金钱,要权衡和选择。未来要防止这种情况发生,我也希望有更容易的解决办法。纽约的很多电梯确实是很小。

张英泽院士:我们应该向政府呼吁,无论是正在建还是已经建的楼房,不能再存在这个问题了。我们这一代人甚至下一代人,当我们老了的时候,还会有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把我们这些60~80公斤的人抬下去吗?那个时候中国都是独生子女,他们还有劲抬吗?现在应该未雨绸缪。

image.png

二问 交通拥堵时如何为救护车开道?

张英泽院士:第二个问题,在中国,最有名的医院是北京协和医院,但是协和医院的急诊数量相比其他医院较少,这是为什么?因为医院在市中心,交通拥堵,救护车进不去。请问纽约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

Sean Kivleham先生:好几个办法,第一个就是直升机,但是直升机也有问题,例如天气糟糕,或者空中管控的时候。另外一个方案就是建专门的公路让医疗运输工具出入,这是纽约和美国各地的解决办法。但有时也有问题,尽管有警报器和灯,但车不会让你。我想建一个专门的通道是比较容易的解决办法。

张英泽院士:在中国如果路上有救护车,也并不是当警笛响的时候没有人让路,是没有地方让,因为车太多。

Sean Kivleham先生:有这个情况,很不幸,有的时候他们也不会让,甚至还很挑衅,因为交通确实拥堵,因此要有一个专门通道防止这个问题发生。

三问 寿命长短与极端天气是否有关?

张英泽院士:第三个问题,现在全世界寿命最长的国家和地区是中国香港和日本。那么请问研究极端气侯与健康关系的Wong教授,您认为亚洲人也就是香港地区和日本人的寿命,与极端天气有没有关系,与生活水平或医疗教育水平有没有关系?

Wong Poh Poh先生:现在来看,这与几千年的生活的方式有关。饮食很重要,很多亚洲地区以外的人,他们吃的肉更多,肉不是那么好,但亚洲地区蔬菜吃得多。还有,每个亚洲国家都有自己的传统医药。例如,如果吃了上火的东西,就应该吃点凉性的,如果吃了凉性的东西,就要让身体“热”起来,这样的方式调节身体与文化有关。

四问 移民欧美的非洲人寿命长短是否有不同?

张英泽院士:第四个问题,非洲天气极端炎热,非洲人的寿命在全世界范围内是较低的,请问非洲移民到了欧洲或美洲,他们的寿命还和非洲极端天气的寿命一样吗?他们的寿命与美洲人的寿命有不同吗? 

Sean Kivleham先生:这个问题提得很好,答案是双向的。非洲移民去美国或欧洲,还有反向移民,美洲移民去非洲,其生命是否延长与极端天气状况有关,但还与基础设施、回应机制、应急护理、公共医疗、清洁饮用水、更好的医药条件等更多因素有关。此外,亚洲人去欧洲、北美,寿命仍然很长,可能跟饮食、基因、传统医疗也有关,这是挺有意思的角度。

五问中国“候人”寿命是否有变化?

张英泽院士:还有一个问题,中国有一种人叫“候人”,特别辽宁、吉林、黑龙江这些地区退休老人天冷了就到海南居住,海南有东北村。这些人往返十几年了,其寿命究竟怎么样?他们是在极端舒适的条件下生活,他们的寿命究竟怎么样?需要我们做调查和研究,包括非洲人离开非洲,他们的寿命究竟怎样,不讲数据没有意义,我希望在座各位拿出大数据来,谢谢大家!

image.png

发表评论
用户名: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