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师网-《医师报》官网

王椿:不断挑战禁区,追求科学与艺术的完美结合

时间:2019-01-21 14:17来源:医师报 作者:王丽娜
他是恢复高考后第一批大学生,懵懂中他选择了从医;他知道医学不仅仅是靠经验,所以,他将血液学作为自己研究生专业方向;全国各地的同行把年龄大、治疗难患者推给他,因为他,艺高人胆大。


1548051874122855.jpg

本期嘉宾:上海市第一医院血液科主任王椿

采访/王丽娜    文/荆冰


上海市第一医院血液科主任王椿是恢复高考后第一批大学生,懵懂中他选择了从医;他知道医学不仅仅是靠经验,所以,他将血液学作为自己研究生专业方向;全国各地的同行把年龄大、治疗难患者推给他,因为他,艺高人胆大。


渴望探知疾病背后的真相 他报了冷门

 

王椿学医属于偶然。当他得知恢复高考的消息后,还是一名整天在农村干着粗活的知青。每天挤出的一点点时间,加上残缺不全的课本,导致他的高考成绩并不是很理想。尽管如此,能够全心全意的学习,对于他来说已经是最幸福的事情。所以,五年的医学院毕业,他获得了优秀毕业生证书。

转眼到了研究生报考时间,他报了一个冷门专业:血液科。“当时我觉得血液病可能入门要快一些。因为内科其他专业,像心脏、消化、呼吸,需要长期经验的积累,唯有血液科,主要依赖于实验室的检查,然后才能诊断什么病。”

同样是发烧、贫血或出血,背后的病因也不尽相同,他渴望通过小小的显微镜,探求疾病的本来面目。

 

希望惠及更多患者 他不断挑战“天花板”

 

王椿做了30多年血液科医生,血液肿瘤治疗领域也发生了改天换地的变化。刚到血液科工作时候,他称是最没成就感的几年,“就像那时候最热门的日本电视剧里的女主角幸子一样,确诊就等于给患者送去一份死亡通知书,而且这个期限,不超过2年。”

      1999年,他在国内较早地采用外周血造血干细胞移植治疗重型再生障碍性贫血伴严重感染患者,国外的成功报道也少见,为重型再障的治疗探索一条新路子;2000年在国内首次采用非亲缘HLA一个位点不合脐血造血干细胞移植治疗重型再生障碍性贫血,并获得成功,为重型再障的治疗探索一条新路;2001年开展了非亲缘外周血干细胞治疗急性白血病工作,成功地控制了超急性移植物排斥反应;2002成功地开展了自体移植加非清除性异基因外周血造血干细胞治疗多发性骨髓瘤的工作,国内尚未见有关报道。

30多年后的今天,大多数血液肿瘤成为了慢性病,然而,移植年龄一直是血液科医生心照不宣的一个禁区。在大多数医院里,这样的患者被收住院的可能性约等于零。

原因很简单,移植前大剂量的放化疗很可能就让这些器官老化的病人倒在移植过程中,风险极大。

2年前,一位67岁的患者因为继发性白血病找到王椿教授,化疗不能缓解,年龄超过60岁,全是移植禁区。走了很多家医院,被推荐到王椿医生这里来试试,因为王椿“胆子大”。王椿医生仔细地制定了造血干细胞移植计划,移植过程异常顺利。顺利到什么程度?一个半月就出院了,术后没有复发,老人正在女儿的陪伴下安享晚年。

“我的理念就是,能多救一个患者就要多救一个。”他说。

·         

·        指挥细胞打仗  首创移植嵌合状态监测技术专攻“复发率”


目前,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是国内外公认的治疗血液系统恶性肿瘤的最有效手段之一。造血干细胞移植的过程,简单地说,就是输入好的细胞,彻底消灭病人身体里的坏细胞,这是一个动态地此消彼长的过程。王椿教授带领团队,在国内最早建立了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嵌合状态监测技术。

这个技术,就是用科学的手段监测植入细胞的百分比,尤其是患者做完移植手术以后,可以监测手术效果,在复发之前,通过观察细胞数量百分比来及时采取干预手段,进行药物调整,所以具有重要的临床意义。

 这个关键技术的解决,使他们科室移植成功率达到60%左右。

除了担任过上海医学会血液学专科分会主任委员,王椿教授还担任上海医学会感染与化疗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华医学会血液学分会感染学组副组长,这源于他一直以来对支持治疗的关注以及所做的研究。他说,移植手术的过程是一个系统工程,只有通过科学的手段,把这个工程的各个节点都控制好,才能给我们的患者以最大的帮助。

2016年,上海医师协会首届“仁心医者”活动经历专科医师分会推荐和初选、网络投票、医院实地走访拍摄、电视展播等环节、评审专家委员会终评,最终产生24名“仁心医者”。王椿教授就是其中一位。从医30多年,他一直在努力实践“医学是科学与艺术的结合”,践行着一名医者的“大医精诚”之路。         


发表评论
用户名:
热门评论